北京:通勤提速雙城記 微循環里路暢通

通遼廣播電視網 劉 欣2019-02-25 01:26:00
瀏覽

  通勤提速雙城記 微循環里路暢通

  “雙城”通勤漸成生活常態

  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北京五周年特別報道之新舊對比

 

  交通擁堵是“城市病”的典型表現,也是大城市發展中最難以治理的突出問題。北京要把解決交通擁堵問題放在城市發展的重要位置,加快形成安全、便捷、高效、綠色、經濟的綜合交通體系。

  ——習近平

  1月18日,星期五,晚上6點。在四惠上班的溫霄關上電腦,抓起挎包,匆匆走出辦公室,直奔北京西站。1小時07分的京石高鐵飛馳,晚上8點半,她已經置身于300公里外的石家莊市,推開家門,女兒和她抱了個滿懷。同一天的晚上6點,和溫霄隔著兩個城區,在中關村工作的姬春明,也結束了一天的工作,而他乘坐地鐵正在趕往北京南站,目的地是天津武清區的家……

  北京—石家莊、北京—天津,五年來,京津冀鐵路交通一體化骨骼系統逐步確立,三地不僅形成了一小時交通圈,通勤優惠舉措的頻繁落地,讓“雙城”通勤生活變成了部分職場員工的一種生活常態。隨著今明兩年,京張、京沈、京雄城際等多條高鐵線路陸續通車,綠色交通供給能力的提高,主動選擇三地“跨城通勤”的市民將會更多。

  2017年5月1日,姬春明因為買到了“京津城際同城優惠卡”發售首日的第一張卡而登上了北京各大報紙的版面。最高優惠8.5折,這張小小的卡片引來了京津“跨城通勤”族的特別關注,當日現場搶購的背后透著一股熱烈的需求。

  今年1月22日,姬春明和這張小卡片相處了近20個月,每天往返200公里上下班,京津車輪上的“雙城”生活讓他有很多話想說。2016年,同事們聽說他在武清買房子,在中關村上班,還都覺得是件稀罕事兒,如今隨著城際列車班次的年年加密,優惠卡的推出,時速的提升,不少同事也加入到了高鐵通勤族。“大家都會算賬,協同發展的‘大賬’畢竟要和個人生活的‘小賬’結合起來。”姬春明掰著手指頭算了一筆通勤20個月以來的時間賬和金錢賬。

  早上7點從天津市武清區“遠洋香奈”小區出門,走路15分鐘去火車站,7點19分上高鐵,京津城際去年8月8日由300公里提速至350公里,原本25分鐘的時間縮短到了22分鐘,通勤又提速了。到達北京南站后,再乘坐地鐵4號線,35分鐘到中關村,姬春明最晚8點40分就能趕到單位,全程用時1小時40分,比一些同城居住的同事還要早一些。

  “到武清的二等座票38.5元,按每個月22個工作日計算,一個月的高鐵花費是1694元,我買了2017年推出的京津城際同城優惠的8.5折卡,一個月只需要花1440元,再加上往返的地鐵票,一個月的交通費用1700元左右。這可比我以前在北京租房子,動輒一個月四五千的房租劃算多了。”姬春明對他這20個月的新生活很滿意。

  通勤族多了,北京到武清的上班族還自發建立起了一個“高鐵通勤朋友圈”,“圈子里已經有了400多人,多是和我一樣的年輕人,遇到困難大家都會在群里喊一聲,互幫互助的氛圍讓我覺得兩個城市都很有溫度。”姬春明說。

  一個駕駛員眼中的“雙井疏堵策”

  城際鐵路是交通的大骨架,它們的生長拉伸了城市的觸角。而在北京市,長期以來困擾北京交通發展的是道路主動脈上的各種堵點。對于這些堵點,就需要進行“微創手術”,疏通動脈。

  對于曾經位居北京十大堵點榜首的雙井地區交通情況,300路公交駕駛員劉淑芳最為熟悉。“雙井此前一直是東三環的大堵點,雙向常態擁堵,高峰期速度一直維持在10公里/小時,簡直是龜速。因為道路擁堵,車輛一直晚點運行,司機基本上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一直堵在路上。”高峰階段,以三環路北向南方向為例,一輛車過去一堵就是40分鐘,幾乎成為常態。

  重大的改變發生在2016年5月18日,北京市交通委項目中心實施了雙井疏堵改造“手術”。在雙井橋北西側(光華中街至廣渠門外大街)輔路增加一條3米寬的直行機動車道和一條3米寬的非機動車道,提高路口通行能力,實現機非隔離;在雙井橋北輔路北調頭處往北50米處,新增一條調頭車道,減輕與左轉車輛的相互干擾;既有雙井橋北天橋西側延長,方便行人過街;整個區域設置550米長公交專用道,其中雙井橋西北角輔路至橋下一段公交直行專用道約150米長,方便公交車通行。

  這些措施基本上解決了車輛相互交織,尤其是公交車和社會車輛相互影響帶來的交通擁堵。以東三環北向南方向為例,目前,雙井橋區高峰擁堵時間明顯減少,社會車輛和公交車通行均提速不少。晚高峰階段,社會車輛十幾分鐘就能通過該路段,比之前節省至少半小時。

  對于劉淑芳來說,最爽的變化發生在同年10月10日,三環路公交專用道施劃完成且全線啟用。三環公交專用道的施劃對雙井路段的公交通行條件影響十分明顯。晚高峰下班族特別喜歡坐300路,因為總體時間甚至比需要安檢限流的地鐵快。雙井地區的疏堵改造和三環路公交專用道的施劃,大幅緩解了雙井橋的擁堵情況。

  雙井橋的疏堵只是五年來北京眾多“疏堵手術”中的一例。東部酒仙橋地區、北部萬泉河地區、中關村產業園后廠村區域都陸續進行了疏堵改造,打通地區微循環。

  不只是地區微循環,城市末端的毛細血管也要通暢。提起2017年以前胡同停車的“九九八十一難”,家住東城區東四塊玉南街31號院的夏啟玲一臉的無奈。如今,夏啟玲回家停車再也不是一塊心病,社區閑置空地被利用了起來,變身居民停車場,認證居民還可以享受停車優惠價格。

  今年1月1日開始,北京市在東城區、西城區、通州區試點推行道路路側停車電子收費,并對道路周邊認證居民停車實行價格優惠。1月18日,北京市東城區龍潭地區320位龍潭居民搖號獲得了社區周邊5條大街的“路側停車優惠”。 1月21日,東城區體育館路街道按照居民優先辦理路側白實線居住停車優惠的原則,向符合“五證合一”的109人提供車位,并給予優惠價格。

  攝影/本報記者 黃亮 林輝

  大事

  鐵路網

  “軌道上的京津冀”骨架初步形成

  2015年12月28日,天津西至保定東鐵路(簡稱津保鐵路)正式開通,成為京津冀三地軌道交通實現“金三角”新格局的關鍵一筆。

  2016年4月,作為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重要交通基礎工程,京張高鐵開工建設。建成后,北京到張家口的時間將縮短到1小時以內。

  2016年5月15日,北京鐵路局首次開行“環繞京津冀環行列車”,可連接河北省邯鄲、邢臺、衡水、滄州、唐山、承德、保定、定州8個城市。

  2018年2月28日,北京至雄安城際鐵路開工建設。建成后,北京至雄安新區半小時可通達。

  公路網

  京津冀公路網基本搭建完成

  2016年12月,京臺高速北京段通車。京臺高速公路起于北京,終于臺北,是國家高速規劃的一條縱向主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