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女性選精生子:到美國買常青藤精子 生混血寶寶

通遼廣播電視網 劉 欣2019-02-25 10:26:22
瀏覽

  國內政策的限制下,一些高齡、高收入、高教育背景的獨立女性將目光投向了海外,在美國、俄羅斯等國開啟了漂洋過海的選精生子之旅。她們要面對家人、社會的不解甚至質疑。如何向孩子解釋爸爸是誰,也是無法回避的問題。

  選擇孩子的父親前,張薇(化名)做了一張Excel表。她詳細列出十余名捐精人的學歷、長相、職業、愛好、族裔等信息,請親朋好友幫忙投票。

  張薇是某科技公司的CFO,大齡,單身,準備到美國選精生子。與她對接的美國某輔助生殖診所駐中國辦事處負責人侯鯤說,張薇對事務很有掌控力,“連孩子都是自己完美定制的。”

  2019年2月13日,一則“北京開放非婚生子女隨母上戶口”的微博在網上廣為流傳,高學歷、高收入女性是否可以出國購買優質基因生子的話題引發了各種討論。

  在中國,相關機構不能為單身女性提供凍卵、試管嬰兒和代孕等輔助生殖服務。2003年,原衛生部《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范》明確規定,“禁止給不符合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法規和條例規定的夫婦和單身婦女實施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女性要使用冷凍卵子,需持結婚證、準生證。而代孕,在中國尚未合法化。

  限制之下,一些經濟條件好的女性將目光投向了海外,在美國、俄羅斯等國開啟了漂洋過海的選精生子之旅。

  

單身女性選精生子:到美國買常青藤精子 生混血寶寶

 

2018年1月,小滾珠在美國取卵后,于祖瑪海灘的留影。受訪者供圖

  據侯鯤介紹,近年來到該機構完成輔助生殖的人群中,單身女性大約占到總人次的10%。“女性在美國買精后通過試管懷孕生子,至少需要50萬元。如果代孕,費用至少上百萬元。”侯鯤說,由于費用高昂,目前只有少數高收入人群這么做。“這些女性大多獨立,有著開放的思想,以金融和互聯網等行業的女高管居多。”

  選擇了這種新興的生育方式,意味著這些單身女性要面對來自家人、社會不解、甚至質疑的目光。如何向孩子解釋爸爸是誰,也是她們無法回避的問題。

  “我不能保證過幾年還能生”

  34歲的天欣(化名)是一家世界500強公司的女高管。大約從30歲起,她感受到了身體機能的下降。

  過去,她每天早上6點半起床,晚上12點睡覺,現在晚上10點必須休息。前幾年,她頻繁飛往世界各地,到美國、加拿大、歐洲各國出差,從不倒時差,下了飛機就能工作。但從30歲起,不倒時差便撐不住了,需要好幾天來調整。

  “而且體檢的時候,婦科總會有這樣那樣的小問題。囊腫、息肉、子宮肌瘤什么的,總是檢查出這種東西。”天欣說,一位在美國從事輔助生殖行業的好朋友告訴她,如果你想生孩子,過了35歲就沒那么容易了。因為35歲之后,女性的卵子數量會斷崖式減少,卵子的畸形率也會大大增加。

  兩年前,某知名互聯網公司高級白領小滾珠(化名)在一年內測了3次AMH值。那是評測女性卵巢儲備功能的指標,數值越高卵子的存量就越豐沛,當一名女性的AMH值低于0.7ng/ml時,想要受孕就很難了。

  那年小滾珠36歲。春節前后第一次檢測時,她的AMH值還有3.72,六七月時變成了2.26,年底下降到了1.3。

  雖然還沒結婚,但她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等到對的人。她很清楚自己想要個孩子,“我不能保證過幾年我還能生,如果現在不生,以后可能會追悔莫及。”

  希望擁有一個孩子的想法,在小滾珠的腦海里徘徊了多年。十多年前,她讀了英國演化生物學家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她深受此書影響,認為基因是追求永生的,人類只是載運基因的生存機器。“所以我覺得必須要把我的基因傳給后代。如果我有孩子的話,我的DNA就沒死,只是我的殼死了。”

  更多女性選擇單身生子是出于精神需要。美國某輔助生殖醫院的創始人鄧絮陽曾接觸過一名事業成功的女設計師,40多歲。這位女士談過一段10年的戀愛,但一直沒有結婚。她和伴侶都曾是追求丁克的不婚主義者,戀愛時還經歷過意外流產。

  分手后,這位女士抑郁了兩年,有時需要安眠藥才能入睡,擁有一個孩子成了填補孤獨生活的救命稻草。她對鄧絮陽說,與年輕時相比,自己的心態發生了很大變化,需要一個孩子讓生活重新開始。

  

單身女性選精生子:到美國買常青藤精子 生混血寶寶

 

洛杉磯時間2月23日,小滾珠摸著女兒的腳丫。受訪者供圖

  “對于這些女性,花這么大代價獲得一個孩子,一定是在精神上特別需要。她不是為了道德或倫理層面的需求,而是精神層面。”侯鯤說自己的此類客戶中沒有一個是為了養兒防老生孩子,而是希望付出一份愛,或者有個陪伴。

  小滾珠從沒想過要有個孩子為自己養老送終,在這一點上,母親和她的想法一致。不久前的一天,母親在手機上翻閱社會新聞時看到了養老問題,笑著說,“一個人孤零零地死和一群人看著你死,能有多大差別嗎?”

  “我想也是這樣。一群人圍著你死難道就很幸福嗎?”小滾珠反問,“所以我不會從傳統觀念來考慮這個問題。”

  “三高女性”

  在外人眼里,選精生子的單身媽媽是典型的“三高女性”:高齡、高收入、高教育背景。

  38歲的小滾珠一頭長發,身材苗條,戴著框架眼鏡的臉上幾乎看不到皺紋。她是工科女,本科畢業于一所985大學,碩士畢業于清華大學,之后又在美國某名牌大學讀了MBA。朋友說她是百科全書式的人物,她說自己是“傻白甜”的對立面——“聰黑苦”。

  幾年前,她和一位有好感的男士吃飯時,對方提到了《百家講壇》里的明史知識,講袁崇煥為什么會被崇禎皇帝殺死。歷史是小滾珠喜歡的領域,十多年前她就看過許多有關袁崇煥的史料,她滔滔不絕地將對方講述的每一個細節做了糾正和延展。事后,她覺察到了那名男士對自己的反感——“懂得太多”。

  “幾年前,我在網上做過一次測驗。當時的結果就是,我的特質都是西方男性喜歡的,是中國男性喜歡的反面。”小滾珠說,她沒有大多數中國男人喜歡的小鳥依人、任勞任怨、一輩子做家務成全對方的事業,“所以最后人家看不上我,我也沒辦法。”

  與小滾珠不同,讓天欣困惑的是在工作和愛情這桿天平上,砝碼該往哪一側傾斜。

  2月18日,天欣在洛杉磯的一處公寓內休息,幾天前她才做完取卵手術。當地時間晚6點,她正準備接受新京報記者的采訪。但剛一打開郵箱,40多封工作郵件就像雪花一樣飄了進來,她決定臨時召開電話會,一開就是4個小時。

  天欣的個人奮斗史,就像一部勵志版的“北京女子圖鑒”。她22歲從加拿大留學歸國,進入一家知名上市公司,從最底層的辦公室文員做起,一步一步做到了公司高管。